中国兽医发布_流行病学湖北省江陵县一起牛口蹄疫疫情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

由刘文等发表于2021-07-02 17:12:08

摘要:2018年5月,湖北省江陵县马家寨乡资圣村养殖户饲养的牛发生O型口蹄疫疫情。为防范此类疫情的再次发生,对本次疫情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情况进行总结分析。该起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采用现场勘察、访谈以及问卷调查等形式,结合实验室检测进行;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追溯了疫情来源及暴发原因,分析了疫情扩散风险,继而提出了针对性防控建议。该起疫情袭击率为28.2%(11/39),由引进未经检疫动物带毒传入的可能性较大;未及时开展免疫,导致牛群抗体水平不达标是引起疫情暴发的内在因素;在同一区域放牧时,牛群相互接触是主要传播方式。本次疫情经科学处置,未发生扩散。疫情提示,加强检疫监管和生物安全管理,强化基础免疫,改善饲养模式,可以有效降低疫情发生风险。本次调查为此类口蹄疫疫情的预防与控制提供了参考。
口蹄疫(foot and mouth disease,FMD)是由口蹄疫病毒(foot and mouth disease virus,FMDV)引起的以偶蹄动物感染为主的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传染病,以口腔黏膜以及蹄部和乳房皮肤发生水疱性疹泡为主要临床特征。FMD易感动物种类多、传播途径广、潜伏期短、发病急、传播迅速且危害大,是严重影响家畜生产和国际贸易的跨界传播动物疫病,为此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将其列为须通报动物疫病,我国将其列为一类动物疫病。FMDV在亚洲流行的主要亚型为O型、A型和亚洲I型。
2018年5月4日,湖北省江陵县马家寨乡畜牧兽医技术服务中心报告,该乡资圣村四组一养殖户饲养的肉牛出现疑似FMD症状;5月5日荆州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市疫控中心)采集样品进行检测,初步诊断为可疑O型FMD疫情;5月6日湖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省疫控中心)复核为疑似O型FMD疫情;5月18日兰州兽医研究所国家口蹄疫参考实验室确诊为O型FMD疫情,当天农业农村部公布了该起牛O型FMD疫情。江陵县畜牧兽医局在市疫控中心作出初步诊断后,组成专家组开展了紧急流行病学调查,对疫情进行了追溯调查和处置,并评估了传播风险。该起疫情的来源及发生原因在国内比较有代表性,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及处置对于防范此类疫情再次发生以及疫情发生时的及时控制具有借鉴意义,有助于提升基层重大动物疫情应急处置能力和水平。

材料与方法

病例定义
临床怀疑病例 自2018年4月14日以来,江陵县马家寨乡资圣村及其周边肉牛养殖户和农户养殖的猪牛羊中,出现牛呆立流涎、猪卧地不起、羊跛行,同时其唇部、舌面、齿龈、鼻镜、蹄踵、蹄叉、乳房等任何部位出现水疱症状的病例。
疑似病例 经FMD荧光RT-PCR病毒分型检测为阳性的临床怀疑病例。
确诊病例 经兰州兽医研究所国家口蹄疫参考实验室诊断为O型FMD病原学阳性的疑似病例。
调查方式
现场调查 采取现场勘察、访谈以及问卷调查等形式,对江陵县马家寨乡资圣村饲养的偶蹄动物种类、数量,养殖场布局、饲养管理模式、放牧场地,以及动物接触情况、免疫情况、调入调出情况等进行调查,同时了解疫点3 km范围内的偶蹄动物养殖场户分布及其养殖、免疫等情况。
临床检查 现场观察马家寨乡猪、牛、羊的临床表现,重点检查口腔、蹄踵、蹄叉、乳房等部位是否有水疱,是否有水疱破溃的结痂,是否有蹄壳脱落等症状。
实验室检测 采用荧光RT-PCR方法,对采集的11份水疱皮(液)、口腔黏液样品进行FMD病原学检测,并对阳性样品进行O型、亚洲I型、A型分型检测;采用液相阻断ELISA方法,对15份牛血清样品进行O型、亚洲I型、A型FMD免疫抗体检测。
数据分析 将调查数据分类录入Excel软件进行分析。使用描述性流行病学方法进行疫情三间分布描述,绘制病例数量时间分布图,并对疫情的风险来源、传播方式等提出假设并验证。

结果与分析

基本情况
养殖场情况 该起疫情发生地资圣村四组(东经112.271 590?、北纬30.093 391?)位于马家寨乡集镇西侧,荆江大堤贯穿东西。共有赵某峰、周某义、赵某兵和赵某荣4个养殖户的牛发病和死亡。4个养殖户分布在荆江大堤两侧,均采用放牧方式养殖,养殖栏舍简陋,均无消毒室、消毒池和分娩舍。养殖户赵某峰首次养殖肉牛,存栏12头,其中发病2头;其养殖舍位于荆江大堤北约200 m、村级公路西,北面和西面为农田,距赵某兵养殖户约400 m,距赵某荣约300 m。养殖户赵某荣存栏肉牛4头,其中发病1头;其养殖舍位于荆江大堤北约300 m、村级公路东、自家房屋前,四周为四组居民居住点,距周某义约600 m。养殖户周某义存栏肉牛6头(哺乳期母牛和犊牛各3头),全部发病,其中6头、死亡2头;其养殖舍位于荆江大堤北约500 m、村级公路东、自家房屋后。养殖户赵某兵存栏肉牛17头,其中发病2头;其养殖舍位于荆江大堤南约100 m,周边无居民。发病养殖户所在的资圣村共有偶蹄动物养殖户39个,其中30个农户圈养生猪287头,9个养殖户放牧养殖牛60头、羊7只。13个牛羊养殖户(包括发病养殖户)都在荆江大堤外放牧。牛羊养殖户位置分布见图1。

免疫情况 赵某荣、周某义和赵某兵饲养的肉牛,于2017年10月中旬进行FMD免疫后,又分别于2018年5月2日、4月15日和5月2日免疫注射O-A-亚洲I型三价灭活疫苗,剂量为1 mL/头。赵某峰于2018年4月23日免疫注射O-A-亚洲I型三价灭活疫苗,剂量为1 mL/头。
抗体检测情况 5月6日,省疫控中心采用液相阻断ELISA方法(LpB-ELISA),对15份牛血清样品分别进行O型、亚洲I型、A型FMD免疫抗体检测,结果4个养殖场的抗体合格率均未到达70%的标准(表1)。

引种情况 2018年4月20日,山东省某牧业有限公司收购周边不同农户养殖的12头牛销售给赵某峰。购入的这12头牛于4月21日20时左右抵达资圣村,无免疫耳标和动物检疫证明,来源、免疫及健康情况以及饲养地疫病发生情况不清。而资圣村的周某义等其他养殖户均为自繁自养,没有引种。
动物及其产品销售情况 2018年4月14日以来,资圣村养殖户和农户没有出售生猪、肉牛、肉羊及其产品情况。
周边排查情况 发病养殖户栏舍周边3 km范围涉及龙桥村、长江村2个行政村;所有易感动物全部为散养,无规模养殖场和家畜交易市场;有生猪养殖户85个,存栏441头,肉牛养殖户33个,存栏90头。经排查,未发现临床怀疑病例。
临床检查情况 2018年5月4日,江陵县畜牧兽医局专家现场检查发现,赵某峰的2头牛舌面有水疱破溃后形成的瘢痕,周某义、赵某兵和赵某荣的7头牛出现流涎、舌面水疱,其中4头牛舌黏膜整体脱落。其他9个养殖户的牛羊和30个农户的生猪未见FMD临床症状。
时间分布
2018年4月27日赵某峰2头牛出现精神不振、腹泻、血痢等症状,5月1日出现咀嚼困难、流涎等症状;5月2日周某义6头牛发病,其中2头犊牛死亡;5月3日赵某兵2头牛发病;5月4日赵某荣1头牛发病。5月5日,经过专家评估,将病畜所在的牧场及其活动场地划为疫点,采取了封锁、隔离、消毒、扑杀和无害化处理等应急处置措施;对资圣村13个牛羊养殖户的77头牛、7只羊进行了扑杀,对扑杀和死亡的牛进行了无害化处理。本次暴发的病例数量时间分布见图2。

群间分布
本次暴发的袭击率为28.2%(11/39),仅疫点内4个养殖户的牛发病,其中2头未断奶犊牛死亡,疫点内饲养的猪和羊临床表现正常。从5月5日起,江陵县畜牧兽医局对疫点周边3 km范围内龙桥村、长江村的易感动物连续观察14 d,没有发现新发病例。
空间分布
资圣村共有偶蹄动物养殖户43个:生猪养殖农户30个,存栏287头;牛羊养殖户13个,存栏牛79头、羊7只。疫情仅发生于赵某峰、周某义、赵某兵和赵某荣4个养殖户(图3),其他养殖户和农户饲养的猪牛羊均表现正常。

病因假设与分析

引进未经检疫动物带毒传入风险最高
江陵县农户历来就有养牛传统,主要集中饲养在邻近荆江大堤的乡镇。而马家寨乡为存栏和养殖农户最多的乡镇,2018年肉牛存栏占全县的34.8%。养殖品种为江汉水牛、郧巴黄牛等地方品种,以自繁自养为主。在该次疫情发生前,该乡一直没有从外地引种和购买肉牛,全县也没有发生FMD疫情。该次疫情发生时,赵某峰从外地购入的未经检疫的牛最先发病,因此引进未经检疫动物带毒传入的风险最高。
通过放牧传播的风险较高
资圣村13个养殖户都在荆江大堤“722+3”—“725+9”段面放牧,通过现场查看和走访询问养殖户,13个养殖户的牛群存在密切接触。放牧时,患病牛和隐性感染牛均可向草场等周边环境排毒,因此通过共同区域放牧造成疫情传播的风险较高。
人员和车辆带毒传播风险较低
该乡养殖户的猪牛羊圈舍相互独立,由养殖户单独负责饲养。牛羊放牧人员早晚出行时间不固定,因此人员接触机会较少;该村周边无规模养殖场、畜禽交易市场和屠宰场,运输畜禽及其产品车辆很少。因此,人员和车辆带毒传播风险较低。
饲料和饮水传入风险较低
牛羊采取放牧方式,不添加精料,饮水为自来水,各养殖户间的饲料和饮水无交集。经持续排查,除4个发病养殖户外,其他养殖户及农户饲养动物未发现临床症状。因此,由饲料和饮水传入的风险较低。

疫情扩散风险

该乡于5月4日15时30分报告临床怀疑病例,随即县畜牧兽医局介入调查并初步诊断为临床怀疑病例后,当天17时30分即采取了隔离、禁止动物移动等临时控制措施。5月5日,市疫控中心初步诊断为临床怀疑病例后,江陵县人民政府立即采取了封锁、扑杀、消毒、无害化处理和疫情排查等控制措施。结合FMD最长潜伏期为14 d的特征,追踪调查期设为4月14日至该村实施封锁。调查显示,封锁期间,该村无易感动物调出,也未向疫区外运出栏舍垫料、粪便等污染物,因此疫情由疫点向外扩散的风险较低。

疫情处置

5月5日16时30分,江陵县人民政府划定了疑似疫点、疫区和受威胁区;对疫区实施了封锁,并设置了临时动物防疫消毒点和警示牌;5月5日21时,对疫点内的病畜和同群畜进行了扑杀,对病死牛以及被扑杀动物、饲料和粪便等进行了无害化处理,在疫点内全面开展了消毒灭源,对疫区全面开展了疫情排查、紧急免疫等工作,要求全县家畜实行圈养。5月20日,荆州市畜牧兽医局组织专家验收,认为符合解除封锁条件,随即该县人民政府颁布了解除封锁令。

讨论

疫情来源
2018年4月20日前,江陵县马家寨乡资圣村没有从外地购进牛羊,牛羊一直在公共区域放牧。经访谈养殖户和当地兽医人员,证实该村未出现FMD临床怀疑病例。牛FMD潜伏期平均为2~7 d,最长14 d。赵某峰2头牛于4月27日(引进后7 d)发病,5月4日专家组现场检查发现,牛食欲正常,无咀嚼困难现象,仅舌面有水疱破裂后瘢痕等FMD后期症状。周某义等4个养殖户的牛于5月2—4日(距4月27日14 d,最长潜伏期内)发病,表现为流涎、口腔水疱等FMD发病初期症状。因此,推测赵某峰引进的牛当时可能处于潜伏期内,疫情来源于引种传入病原。
疫情传入及传播途径
调查发现,发病养殖户赵某峰购入的12头牛无免疫耳标和动物检疫证明,从而导致病原传入。而启运地、途径地和目的地检疫监管部门都没有发现其引进未经检疫动物的行为,说明基层动物检疫监管工作存在漏洞。货主应当在动物及动物产品离开产地前申报检疫。但养殖户对产地检疫工作认知不清,动物防疫法规认知较差,经常千方百计逃避动物产地检疫。因此,应当加大动物防疫法律法规宣传力度,增强畜禽养殖户以及动物经纪人遵纪守法意识;加强兽医工作人员培训,提升其政治素质和业务技能;强化监管责任,实现养殖、流通和屠宰等环节动物检疫监管全覆盖。
养殖户赵某峰引进的牛只并未按要求进行隔离观察,而是直接混群饲养,从而导致疫情在群内扩散。因此,为降低疫病传入风险,应尽量坚持自繁自养。必须跨区域引种时,应先了解输出地疫病发生和流行情况,引种审批通过后再启运;到达目的地后,及时向输入地相关部门报告,并采取隔离观察措施,合格后方得混群饲养。
本起疫情通过公共区域放牧时病畜与易感动物接触而发生群间扩散。该村其他9个养殖户的牛与发病养殖户的病畜在共同区域放牧、饮水,这会极大增加疫病传播风险。因此,为切断疫病传播途径,应当改变养殖模式,禁止放牧,推行圈养舍饲。
疫情暴发的内在因素
该起疫情发生时,发病养殖户赵某峰引进的牛没有进行强化免疫,周某义等3个养殖户2次FMD免疫间隔期超过6个月,导致免疫抗体水平不高,动物不能处于有效保护状态,从而导致疫情暴发。以免疫为主的防疫策略,在有效控制散养模式下FMD、禽流感等重大动物疫病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广大养殖者存在侥幸心理,不免疫注射疫苗,没有采取适当的防控措施,以及免疫程序不到位、消毒不规范等都是导致疫病发生的隐患。因此,养殖场户应当加强FMD的基础免疫,严格做到群体免疫密度常年保持在90%以上,应免畜禽免疫密度达到100%,并按照相关要求佩戴免疫标识和做好免疫记录。

结论

调查认为,该起疫情通过引进未经检疫动物带毒传入引起,未隔离即混群饲养及在公共草场放牧导致疫情在群内和群间传播,因牛免疫抗体水平不高导致疫情发生。疫情提示,应加强检疫监管和生物安全管理,强化基础免疫,改善饲养模式,防止此类疫情再次发生。

《湖北省江陵县一起牛口蹄疫疫情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责任编辑:朱迪国)

中国兽医发布由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主管,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主办,《中国动物检疫》编辑部承办。欢迎您积极投稿、建言献策,投稿邮箱:zgsyfb@cahec.cn,联系电话:0532-85623545。《湖北省江陵县一起牛口蹄疫疫情的紧急流行病学调查》作者刘文等2人已将本文在《中国动物检疫》2021年第5期发表。本文为原创信息,转载请标明出处:中国动物检疫。

点开二维码图片

关注中国兽医发布

点开二维码图片

关注中国动物检疫

作者:刘文等

公众号:中国兽医发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NzMyNzU0Mw==&mid=2650428530&idx=8&sn=725479e22d5fb28312b5ad5eef939380&chksm=83e9c0aab49e49bc1b0f55cacc08caf76b836a1025699a9000eaadb422e1a1a9c0091633eeaf&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7-02 17:12:0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