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河西_【红色记忆】天津战役中的那份城防图

由河西区融媒体中心发表于2021-06-29 18:16:57



今天的《红色记忆》专栏,我们继续走进天津博物馆,听讲解员张凌菲讲述馆藏文物——天津市警备区域划分暨工事位置要图背后的党史故事。

 



天津市警备区域划分暨工事位置要图,在解放战争前夕被国民党称为“天津市城防图”。在这张图的背后曾有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1948年初,为了顺利解放天津、减少战斗伤亡和城市破坏,中共地下党组织决定把国民党军的重要军事设施和兵力部署情况摸清楚,需要弄到天津地形图和在此基础上绘制的天津城防工事图。经过慎重考虑,天津市政工委书记王文源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当时在国民党天津工务局第八段工程处当监工的地下党员麦璇琨。

麦璇琨是天津城防图的绘制者之一,他1947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到国民党天津工务局工作,负责城防第八段工程监工。他利用自己的身份设法参与到工地验收等工作中,并搜集其余各个施工段要图,在他随后绘制的城防图上,不仅有完备的城防线,还有碉堡的坐标和准确的位置,标明护城河各详细尺寸。还在空白处画了各类型碉堡的立面图、平面图、断面图。为了使城防工事和市内的道路、交通、建筑物衔接,他还在城防图上依照比例画出了街道、铁路、河流、堤埝、桥梁等设施。这份图纸,城防、街道、桥梁等设施一览无余,清清楚楚,军事价值极高。图纸于9月底完成,由麦璇琨直接送交给王文源。

城防图绘制完成后,又出现了一个难题:该图由多段组成,面积很大,目标太过明显,因此很难带出天津城。很快,他们想到了办法一一王文源通过地下党员刘铁淳,找到以开照相馆为掩护的康俊山。他们连夜将图拍成两张相片,搁在药水里冲洗,图便看不见了。再拿药水处理一下,便能恢复原样。经过巧妙的缩拍和化学处理,照片被裱糊在两张12寸的老年夫妇照片后面。接下来,护送城防图的重任就落到在西窑洼以修自行车为掩护的地下交通员赵岩的肩上。对于当时戒备森严的天津城来说,要想把图带出城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赵岩在接受出城盘查时,称两张相片是家中过世的老人,因为农村条件有限,只能拿到市里放大,出城是要带相片回去祭祀用,这个说法顺利骗过了国民党守军,他马不停蹄地连夜赶往解放区平津前线指挥部,最终找到了接头人,顺利完成了护送图纸的任务。

后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对工事进行多重加固,并调整兵力部署,许多细节出现变化。1948年12月,地下党员张克诚在得知上级需求后,力求获取新的城防图。当时,张克诚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天津工务局职员,他发现工务局工程师常学诗手里握有一份重要图纸。某天,常学诗去找工务局局长,忘记把图纸收起来,回来后也未将图纸收好。张克诚果断将图纸带回家中,和表弟一起描摹。最终,新的城防图被辗转交到担任过华北军区侦察科科长的乔兴北手中,在天津战役前呈报给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天津解放后,天津战役总指挥刘亚楼曾高度评价天津地下党的工作,他说:“天津是解放军同地下党共同打下的!”


记者:综合报道

编辑:孙玮 张慧玲

转载须注明来源天津河西




“在看”我吗?

作者:河西区融媒体中心

公众号:天津河西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OTI0Njc3NA==&mid=2652389052&idx=5&sn=83b1b7df5913b74f4ba3f2d763cbd477&chksm=8c32a765bb452e735df0e10960b6af0f30f2841957d7cdc1cb28c415e2bb4ef1661984222907&scene=0&xtrack=1#rd

发布时间:2021-06-29 18:16:57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